推荐资讯

但要是一直怀不上,你岂不是更累万一这次就怀上了呢

发布时间:2018-07-04 16:25 浏览:
医院,吴子洋。
 
    这天医院里难得的就只有他们兄弟三人,明泽楷双手插兜站在病床前,常景浩则是双腿交叠做在病床另一旁的椅子上,病房里的气氛很压抑,他们三人在一起,还是这种气氛,让吴子洋更是压抑。
 
    “喂,你们这是来吊丧的啊,苦瓜脸,我还没死呢。”这个时候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
 
    明泽楷被吴子洋气的直接抬脚揣在他的病床上,“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自己现在情况你不清楚啊。”
 
    常景浩也生气,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情同手足,这件事情他竟然能隐瞒他们这么多年。
 
    “如果不是这次情况严重,你打算到最后都不告诉我们吗?你这样和往我们心口扎刀子有什么区别?”
 
    吴子洋感叹的苦笑,“我这样的人被阎王爷收走,那就算是为民除害,你们可别把我太重要,我走了,你们忘了就行。”
 
    明泽楷对吴子洋的态度很愤怒,“你还能说出更气人的话出来吗?我们之间的感情对你而言就只是说忘就忘吗?我现在恨不得打你一顿。”
 
    有什么事情是兄弟三个在一起不能商量着解决的,往往最后打败自己的不是病魔,而是自己本身在精神上对病魔的恐惧。
 
    吴子洋强颜欢笑,“打死我可不值得,我现在真的挺释然的,死的多少有点儿不甘心,但也觉得挺好,活着好像也挺累的。”
 
    “以后不准你说这样的话,好好接受治疗,我们兄弟的三个的约定,不能没有你。”常景浩严肃的对吴子洋。
 
    吴子洋叹气,苦笑,“你们可能不知道,自从我知道自己喜欢妍妍开始,我就千方百计的想要她也喜欢我,那天晚上不是意外,不是偶然,我也没喝多……所有我一直认定,我就是个混蛋,我毁了她,当我决定给她一辈子的幸福时光时,老天爷和我开了一个玩笑,它要终结我的生命,也是那个时候我知道,坏人连获得幸福的权利都没有,有如何给爱人幸福。”
 
    吴子洋释然的笑笑,“还好,她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美好幸福,我也可以放心了。”
 
    常景浩说,“那个时候如果你把一切都说出来,妍妍一定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你都不知道,她曾经有多爱你,你可能不知道,她为什么这几年很少穿裙子的原因,每次你身边有新的女人,不管是真是假,她都伤心欲绝,她腿上有很多伤疤,是因为你留下的,她为你自杀过很多次,这些你都不知道。”
 
    吴子洋哽咽了,他的确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一直都以为,只要他表现出不爱她,她就会认定他是个渣男,放弃他,追求新的幸福。
 
    “七年,本应该是美好的七年,却因为你的胆小懦弱,自以为是,让这七年如同牢狱之灾,万念俱灰。”
 
    这些话常景浩本来一直都不想说的,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爱情之外的人都是外人,掺和多了,只会更加徒增悲伤,所有当欧阳烁出现的时候,常景浩是毫不犹豫就赞同的。
 
    明泽楷说,“你以为告诉她会很残忍,却不知道你自以为是的选择,对她才是最大的残忍。”
 
    “第二次手术我们不希望你像第一次手术一样,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活着是才是上天给你最好的礼物,失去爱情并不表示你就失去一切,你依然可以重新遇到爱情。”
 
    病房里安静的厉害,吴子洋一个人怔怔的躺在床上,他本来已经放弃自己的生命里,无论几次手术,他也是为了不想让父母有遗憾,但今天常景浩和明泽楷说的话让他仿佛又活过来了。
 
    妍妍,他还从来没对她说过一句,对不起。
 
    过去七年,她过得比他还痛苦,他以为放手是解脱,然而却是带给她更多的伤痛。
 
    夜里,明泽楷勤奋的和老婆大人交付完这个月的差事已是大汗淋漓,因为这个最近有些神经质的女人在开始之前强调了很多次,这是这个月的最后一次,明年排卵期已过,所以完全没必要在瞎忙活。
 
    裹在被窝里还没有穿衣服的仲立夏从枕头下面拿出粉色的小本子和一只粉色的笔,在上面画上这个月的完美句号,还抱着本子自言自语的祈祷,“小宝贝,你要快点儿来噢,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好想你的。”
 
    明泽楷无奈的摇头,要是再怀不上,看她都快得忧郁症了,都是二胎了,哪有像她这样天天神经兮兮的。
 
    明泽楷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床上的仲立夏对他说,“你去皮皮房间看看他睡得好不好,帮他盖盖被子,我过会儿再过去。”
 
    是的,他洗澡的这段时间,她都躺在床上只干一件事情,两条白皙笔直的大长腿举在墙面上,身体完全呈九十度,为了她这个姿势的标准,还特意的把床都调了位置。
 
    明泽楷在这件事情上基本已经无话可说,她现在一根筋,根本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反正医生告诉她,事后保持那个动作半小时受孕成功的几率比较大,而她夸张的是每次就坚持一个小时。
 
    明泽楷去旁边儿童房看了皮皮,小家伙睡得不错,最近一段时间也不怎么踢被子,不像刚开始分床睡的时候,半夜也会哭着找妈妈。
 
    重新回到卧室,仲立夏还保持刚才的姿势,“差不多就行了,你不累啊。”
 
    仲立夏最讨厌的就是他对怀孕这件事不积极的态度,“我当然累啊,但要是一直怀不上,你岂不是更累,万一这次就怀上了呢。”
 
    明泽楷看着她那样都提她累,霸道的将她的腿给斜放了下来,将她给抱紧了被窝,“赶紧睡,只要你别胡思乱想,孩子该来的时候就回来的,医生没告诉你,精神紧张也是导致不孕的原因吗。”
 
    仲立夏两眼一瞪,突然像是被他的话点醒一样,转身有一半的身子搭在平躺着的明泽楷身上,“老公,医生一直都是让我放松心态,还说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导致不孕的原因,难道……”
 
    只看她狐疑的眼神就知道她脑子又在想什么,翻了个身,决定不理她。
简单的,结果很快的就能出来,又不是去检查别的,只是质量的问题而已啊。”
 
    “不去。”明泽楷态度坚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