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声音刺激的她头痛的厉害,一时间她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发布时间:2018-07-04 16:21 浏览:
 欧阳烁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又抬眸凝着她,“如果你想我,要给我打电话。”
 
    矫情,常景妍故意反驳,“专心工作吧,我可没时间想你。”
 
    “走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了。”一向干脆利落,雷厉风行的他,也会有犹豫纠结的时候。
 
    “如果他醒了,希望你陪在他身边,你要怎么办?”其实他更想的问是,‘你还爱他吗?’做事胆大妄为的他却害怕听到她的某个答案,选择回避。
 
    “等你回来,我告诉你。”
 
    “一言为定。”
 
    常景妍送他出门,上车前他突然抱紧她深深的一吻,深情凝视,他知道自己没资格说这句话,但这绝对是他的真心,“我爱你。”
 
    常景妍怦然心动,表面却平静的很,“知道了。”
 
    欧阳烁欲哭无泪,“这就是你的反应?要不要如此淡定?是有多不稀罕我的这三个字啊。”
 
    “好了,快走吧。”把他推进车里,对前面开车的司机说了句,“小心开车,一路平安。”
 
    常景妍不知道,欧阳烁这一走,是没打算回来,他不舍的凝望着后视镜里小小的身影,多希望一切可以重来。
 
    快要转弯的时候,她的身影在后视镜里消失了,他突然就慌了,他是那么怕,再也见不到她。
 
    “停车。”
 
    筋疲力尽的常景妍在看到他的车子消失后,就直接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休息,今天的阳光很好,暖暖的照在身上,仿佛能蒸发掉她身体里的疲惫。
 
    趴在自己腿上的她感觉有一道黑影遮住了她身上的光,不禁抬眸望去,明媚暖阳照耀下的他,耀眼夺目。
 
    常景妍抿嘴淡笑,“忘带什么东西了吗?”
 
    欧阳烁深凝着她,如果可以,他想把她带走,带到他的世界里,霸道的控制她的自由,也不容任何人来打扰到她。
 
    “可以把你也带走吗?”
 
    常景妍嘴角上翘,“你行李箱里装得下我吗?”
 
    你在我心里。
 
    “进去吧,傻坐在这里,我还以为你舍不得我走呢。”欧阳烁笑着说。
 
    常景妍站了起来,一点儿都不在乎他的样子,“有什么好舍不得的,你又不是不回来。”
 
    欧阳烁瞪了她一眼,“我要是真不回来了,看你怎么办。”
 
    “走吧走吧,希望你永远别回来。”
 
    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在常景妍一周后接到的那通电话后,后悔莫及。
 
妍的手里划掉,她只听到欧阳烁三个字的时候,她就耳鸣了。
 
    耳际周围嗡嗡嗡的声音刺激的她头痛的厉害,一时间她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吴子洋看她情绪不对,虚弱的他关心的问她,“怎么了?有事吗?”
 
    常景妍抬眸看着躺在病床上虚弱无力的吴子洋,泪水顷刻间潸然泪下,她一下子就无助的像个孩子,“欧阳烁他好像出事了,他……我该怎么办?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他说,我……”
 
    吴子洋想下床抱抱此时无助的她,只是有心无力,他根本起不了身,看着她伤心流泪,即使心疼万分也帮不了她一分。
 
    “妍妍……”
 
    刚才掉在地上的手机再次响起铃声,是一个陌生的国际号码,她蹲下身捡手机的手都在发抖,她不敢接可有不得不接。
 
    “夫人,是我。”
 
    常景妍听得出来,是欧阳烁的特助,和欧阳烁一起出差的特助,他还能给她打电话,是不是表示欧阳烁也没事。
 
    “欧阳烁呢,我要和他讲话。”常景妍心急如焚的对那边说。
 
    特助悲伤的情绪难以掩饰,“总裁他……回程的飞机失事,目前下落不明……”
 
    “那你为什么没事?”到现在她还在希望,只是下落不明,有一个生还者,飞机上所有的人就都有希望。
 
    “这边的工作本来还没有完成,总裁说明天是你生日,想要给你惊喜,所以才把剩下的工作交给我,他先回国的。”
 
    “……”她的生日。
 
    挂了电话后,常景妍看着吴子洋,“我找其他人来陪你。”
 
    “好。”吴子洋宁静的看着她,那个他的常景妍已经没有了,现在的常景妍,是欧阳烁的。
 
    “妍妍……”常景妍走到门口的时候,吴子洋叫住她。
 
    常景妍回头,“怎么了?”
 
相关阅读